追梦赤子檀健次

檀健次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一年MIC 男团在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的情景,是他印象中最过瘾也最闪亮的舞台,“就像是一个上帝恩赐的礼物。”但没有人比拆开礼物的他更清楚,那其中是多少汗水的浸透,凝结。“向前跑,迎着冷眼和嘲笑/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”,心火不灭、追光前行, 他以赤子之心迎接人生中的历练,对未知的风景敞开怀抱。

檀健次

最初的梦想,永无终点

“这个机会终于给到我了。”

“拍戏之余,终于有一段时间可以好好享受下舞台了。”

在问到“阔别多年重新登上舞台,内心最真实的感触如何”时,檀健次如是说。

采访是在他结束拍摄、赶往下一个通告地的车上进行的,隔着网络信号,无法探知他彼时的表情,但依然能听得出他把“终于”二字咬得颇重,像是有无尽的感慨,也袒露着坚定的信念。

《追光吧! 哥哥》的舞台,把檀健次拽回了那些日夜不停训练的记忆里,重温自己的那段青葱岁月。“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‘练习生’这个词,我们每天都要跑步、喊口号、唱歌、跳舞……什么都练。”

檀健次

十六七岁的少年,练得浑身都是肌肉,他打趣道。《追光吧!哥哥》中,也曾播放过MIC 男团当年的训练视频,军事化的拉练让人过目难忘,“其实这样的片段对于观众来说可能是陌生的,但对我而言再熟悉不过了。”檀健次习惯了把这些埋在心底,也并不打算过多分享,“那是属于我内心的滋味。一切点滴所带来的情绪,我其实很难用语言去描绘。”

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的18 岁成人礼。站在17 岁的尾巴上,他盼望着在那一年的国庆假期回一趟家乡,和爸爸妈妈一起过一个温暖的生日。当时培训得很苦“没想到就在十一的前一天,公司忽然又下达了一个命令:今年国庆不放假,安排军事化训练。”汽车拉着少年们一路开到廊坊,那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武警部队,“我的情绪崩溃到顶点,尽管只培训一周,到达的第一时间就让我剪掉了一头长发。”18 岁生日的当晚,部队里按照惯例早早熄了灯,他躺在大通铺上想,这个生日就要这么一觉睡过去了,没想到班长端着茶缸倒了杯水,走到他床前跟他说:生日快乐。简简单单,也毫无意外惊喜,但却成为了檀健次最难忘的生日,“离开部队的时候,我从廊坊一路哭到了北京。”临走之前,班长还拿出了一个苹果,让大家在上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,他要留作纪念。“后来班长退伍了,还来北京看我们。他怕苹果坏掉,所以早早把苹果皮完整地削下来,一直保存着。”

檀健次

这段“入伍”经历也彻底洗涤了檀健次,也让“唱跳歌手”这个最初的梦日益笃定和纯粹。无论兜转了多久,无论中间是否经历了蛰伏和转型,这个梦始终未改。“它是持续的,没有终点”,他从未觉得在某个节点上它被“完成”了,“我会做到我做不动为止。”只是鲜有人知道这其中的艰辛,打小儿跳舞的人,都清楚地懂得有一种痛叫“回功”,“你对舞台的审美还在那儿,但身体却好像逐渐脱离了掌控。回功就相当于把身体的零件全部‘翻新’一遍。”这种“从头来过”,他在《天赐的声音》中体验过,又在《追光吧!哥哥》里继续体验着,哪怕熬夜练到三四点,都是为了兑现最初的那份梦想,“我不想辜负自己,更不想辜负大家。”

还记得那一年MIC 男团在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,是檀健次印象中最过瘾也最闪亮的舞台,“就像是一个上帝恩赐的礼物。”但没有人比拆开礼物的他更清楚,那其中是多少汗水的浸透,凝结。

檀健次

一个普通的文艺工作者

在“唱跳歌手”之外,檀健次的另一个身份是“演员”。接触表演、开始转型,是他一个漫长的蜕变期,褪去舞台的光环,用表演说服大家,并非易事。

人生就是不断地勇敢尝试,也不断地挖掘自我的过程。对檀健次来说,决定演戏、跳出舒适圈,其实也是“偶然中的必然”,“我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,喜欢表演。我对这件事儿是有热爱的。”尽管转型期正撞上他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:没什么收入,甚至连交房租都成问题,但也是他最拼的时刻:不断地面试、不断地争取一些角色。“那个时候,制片人和导演往往给我的反馈都是你不行,不要当演员了,你不适合演戏。”自信被消磨的他一度想过放弃,直到2016 年拍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,他提前进组学习,每天跟着大部队出发,去看前辈老师们表演,和导演、前辈们交流探讨。

檀健次

“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捅破了表演的那层窗户纸,渐渐找回了自信。”

站在《我就是演员》的舞台上,凭借几次精彩的演绎,檀健次成功地让人们记住了他的名字。此后,他的邀约也越来越多,每到一个剧组,都会积攒不同的经验和心得;每个角色之后,他都会在表演上得到升华,“这是一个无限去进步的过程。某个时刻,我真的会忘记我是檀健次,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角色中。”对于非科班出身的他来说,表演这条路仍然是漫长的,甚至是无止境的,“好的演员,一定要对这个世界保持敏感,要不断修炼自己的共情能力。”常常观察身边的人、事、物,会把真实的人的故事带入角色里,比如一个人崩溃时无声的隐忍、触景生情后的热泪盈眶,这些都是最打动人心的东西。”

檀健次

“向前跑,迎着冷眼和嘲笑/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”,心火不灭、追光前行,他以赤子之心迎接人生中的历练,对未知的风景敞开怀抱。眼下,“做好本职工作,对人生规划要有所承担,对名利不过多强求”,他以“一个普通的文艺工作者”自居,“可以唱歌,可以演戏,一步一个脚印,挺好。当然,心里也是有憧憬的:要是能演电影是最好不过了,现在这样的机会还不多。”如果说还有什么“野心”,那或许就是未来朝着导演的方向努力,“但这是一个方向,以我现在的能力还达不到。”他清醒地懂得最好的路都是扎扎实实蹚出来的,这个行业永远要以作品说话,“接下来这一年,希望可以在好好拍戏的同时发一张新专辑。无论影视还是音乐,都期待能有更多属于我的代表作。”

策划造型:李菲 / 摄影:孟元 / 文:长安 / 妆发:泽群(曼雅 MAKE UP STUDIO)/ 协助:姚嘉欣+ 高玉

申博娱乐官网最高占成 sbc78.com sbc78.com 申慱手机版下载 41pj.com
申慱在线在线咨询 电子游戏最高返水 申博官网最高洗码 申博138最高佣金 太阳城开户最高佣金
太阳城直营 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申博导航 申博官网手机版
博彩公司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中心 申博太阳城游戏帐号 太阳城申慱真人娱乐 申慱娱乐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