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奕宏 | 还有这样的演员在

初冬的三亚,虽已不至于再有什么酷热可言,海风尚且和煦,日光友好。坐在阳台上放眼望去,是无边的海,远处有几座错落的小岛,被绿葱葱的植被覆盖着,偶尔几条船,驶得很慢。

段奕宏

段奕宏连着点了两杯黑咖啡,聊到兴处,会不自觉地双手抱着头。他迎着大海望去的样子,感慨又松弛。

是又一年的海南岛电影节,他把所有事情都推开了,预备踏踏实实在这里从头待到尾,“做点跟电影有关系的工作”。他听闻我只是速来速归,显得有点惋惜,一连劝说了三遍:“留下来嘛。”“哪怕就住一天呢,能看两部电影。”“真的不再考虑考虑?”

段奕宏

不迷恋

一部名为《冲动(Surge)》的2020年新片,让段奕宏在看过之后心绪良久难将息。

“那个男演员把我带入进去了。”他指的是男主角本·卫肖(Ben Whishaw),在《冲动》中饰演一个“时刻处在情感爆发、自我毁灭的边缘”的男人,挣扎于家庭和社会给他带来的痛苦中。

段奕宏觉得他的妙处在于:“他可以让我在观看的过程中忽略掉那种片刻的质疑——为什么要这么处理人物?这么讲故事逻辑是不是有些问题?……这个很厉害,演员因为提供了一个高级的表演,会在一个阶段性的时间里,让你忘却对文本的质疑,或者去思考会不会在一些环节可以有跳脱出来的可能……这是演员的厉害,他会深深地把你往里带入……他的表演似有似无,可以用不同的逻辑去解读他的言行,都可以说通。”

谈及具体的创作,段奕宏绝无虚言。

他并不会割裂地、单一地看待某一个人的表演。一场银行抢劫的戏,除却男主角的表现之外,作为临时群众演员的银行职员们的几个顺势的反应,也令他思量,导演的把控和判断在这出戏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“银行职员们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的反应,没有那种放大的夸张的戏剧性,这是导演把控分寸能力的体现。因为往往生活中一个人面临很强的戏剧化的场景时,他的反应就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……所以我在思量,这个导演和男主演在找的分寸,游离于现实与非现实(之间),这个平衡能力挺强的。”

平衡能力来自于什么?

“根上的东西。”

那是什么东西?

“人物逻辑、影片表达的逻辑、文本的逻辑、人物关系的逻辑、家庭背景的逻辑、历史遗存的一些性格问题的逻辑……囊括了这一切因素之后,你要去平衡,这种平衡最终要传达出影片的思想性和人物的复杂性,一切都是错综在一起的。”

段奕宏

你要知道,和一个言之有物的创作者谈论这些,乐趣当真非凡。段奕宏戴着墨镜,整个人暴露在午后的阳光底下,慢慢悠悠,心平气和,有条有据,就连翘着的腿也动势鲜活。

他所谓的“平衡”是一套严密的体系,那如若要换成一种更贴近个人表达的说法,可以总结成什么呢?

“你不能过度迷恋于技术上的一些表达。有些表演,演着演着就飞了,就忘了你最应该去传达的灵魂、气质、精神,以及你在服务于的这个作品到底要讲什么。”

段奕宏已经不迷恋这些东西,有一些年头了。

他以时下正在播出的《大秦赋》为例。他所饰演的吕不韦和赵姬的关系,历史上众说纷纭,如何在创作演绎时把握方向和尺寸,面临很多选择。“人物关系的复杂和多样当然是好的,我的演法会很多,可是我不能任性,我要对这个戏负责,对观众负责,不能只考虑自己怎么演过瘾。”

段奕宏在多年的工作中逐渐意识到,文艺作品承担着某种文化责任,不可以轻怠。“我确实看到有些作品担负的是让文化倒退的责任,我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,所以我在选择戏上就得有要求和选择。”

大开大合的戏,演员演着、观众看着、出品方贩卖着,都会嗨。“但如果一味追求这个,确实是失责。”在这件事上,段奕宏的原则不容商榷。

“观众是谁培养的?观众是有要求的创作者去培养的,是,有要求的创作者会(在坚持自己的标准时)面临着被质疑、面临着‘失败’,可是你干的这个工作,连这点勇气都没有?我是觉得那就没啥意思了。”

段奕宏

塞纳河边的风

五年未接演电视剧,选择《大秦赋》,段奕宏有自己的考量。

“五年没选电视剧,因为我碰不到我心仪的演员和合作者。辛柏青、张鲁一、李乃文、邬君梅……真的,没有他们在这儿戳着,谁能敢提出同期声?”

《大秦赋》几乎全程是同期声出演,除了个别的雨声、车轮声、马声。“90% 是现场表演的同期声,这个太嗨了。”段奕宏说到此,搓起两只巴掌。夜里三四点钟就得背词,他也觉得“太嗨了”,“一气呵成”。

私底下,他跟剧组里同为国家话剧院的师兄弟们说:“咱们这么干,就是要告诉现在的观众,还有这样的演员在……我们对艺术创作有追求,对自己有要求,对作品有一种热爱和创作的激情。中国演员,不是你们一天到晚看到的所谓的点点滴滴那些,不是只会念1234567,seven……eleven。我们也有这样的演员。”

这是一个百鬼夜行时常令人看不懂摸不透的时代,事物的变幻速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认知边界,谈论痛苦也逐渐变成了一件矫饰的荒唐事,谁若说自己热爱思考,恐怕也会招来些许莫名的劝慰。“差不多就可以了”成了可以苟活的正确方针。

“不解和困惑不可能没有。”段奕宏长出一口气,想起两年前在法国生活过的一段日子,因为拍摄《猎狐行动》,他在那里足足待了两个月。即使剧中那大段大段的英文对白让他“无比头疼”—“每天凌晨起来上个厕所,回到床上的时候,再拿那个英语台词念一遍,都魔怔了,念一遍放在那儿再睡一会儿”—但那样纯粹的日子,是他怀念的。一个礼拜休息一天,他就往美术馆、博物馆里钻。

在巴黎,段奕宏还见到了一位“旧友”,电影《暴雪将至》的编曲丁可—2020 年的热播剧《隐秘的角落》,他也包办了配乐和编曲。

“我以前听过他的音乐,非常喜欢,但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面。听说他在法国生活,我就主动说,能不能见一见。”

第一面,丁可带段奕宏去了一家日料居酒屋。“我请他吃饭,不对,他请我吃饭。”段奕宏记得很多细节,“丁可问了我很多问题,关于我的表演和作品。我们也聊他的家庭和工作,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一种信任感。

吃完饭,丁可提议去塞纳河边坐一坐,段奕宏说行,两个人就一路溜达到河边。“好多老老少少都在塞纳河边上吹着那个小风。我俩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,脚耷拉在那个水上,看着游船过来,一堆人在船上跟你打招呼:嗨、嗨!”他讲到此,抬起右手,向着我们眼前这面大海喊:“嗨!”

再回到塞纳河边,两个人继续聊,过了一会儿,丁可又喊来一个也在法国定居了很久的西安籍导演,异国他乡,三个人又是一番畅聊。之后,他们还去西安导演家里一次,吃家乡的面。“不瞒你说,他最近又给了我剧本,邀请我明年去法国拍他的戏。”

犹令段奕宏难以忘怀的,是他在丁可和西安导演身上感受到的“自在”:“他们没有特别大的生存和生活压力,也觉得自己的艺术家身份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认同,你就好好做你的事,非常好,其他的不用多想,被旁边的事情牵扯的精力很少。”

那阵阵遥远异邦的风,现在反复回想品味起来,给了段奕宏一些坚持下去的信念:“他们的快乐和纯粹不来自于任何物质带来的虚荣,就是一段音律,一种创作的本能,我理解,我完全理解。”

站在桥上,段奕宏看着丁可的长发说:“ 你有点像张国荣。” 丁可听了笑得很绽放。

段奕宏

找火源

那种类似的“本真”的快意,2020 年的夏天,在西宁,段奕宏也体会到了。

最初FIRST 青年影展的CEO 李子为找到段奕宏的时候,是想邀请他来,给年轻的导演、演员们上上表演课的,他们知道他忙,不敢多提什么要求。结果段奕宏听了就说,自己不教。“我说没必要,我不享受那些东西,也不可能教他们表演。”

但他还是来了西宁,而且比所有人都来得早,也走得最晚—他最终以“表演指导”的身份全程参与了短片合集《孤岛》的拍摄创作工作,配合导演导师曹保平和摄影指导杜杰,陪着7 组年青人,在16 天的时间里,于西宁当地完成了短片的全部前期剧本润色、拍摄和后期工作。

段奕宏首先在看过剧本之后,一一见了7 部短片的导演,和每一个人单独谈。“我得知道我是来干吗的,我不是来过我的表演瘾的,我是来辅助导演完成他的诉求的,所以这一步面谈的工作非常重要。”段奕宏和导演们谈剧本、谈可以改进的空间,也沟通选角的气质,和演员沟通的办法……“有的导演清楚自己要什么,有的导演不清楚……还有导演不知道怎么判断表演,因为演员传递出来的信息错综复杂,有的或许会有悖于他的需求,我要了解他们的目的性。”

在整个一周有余的拍摄周期里,几乎每一天都有至少3 个组在西宁当地各处开工,段奕宏就坐着车各处跑,背着一个小包。闭幕式上,主持人黄渤语带敬重地调侃他:“看出来段奕宏疫情期间没事干了,背着小包到处窜。”

《孤岛》在FIRST 的首映礼当天放映结束,段奕宏挑头把在场的黄轩、周一围、祖峰都喊到曹保平导演的房间,大家围坐在地上。“我那天就像花蝴蝶一样,组织着让他们每个人都说说,说说自己的看法,就为了给这些年轻导演听,他们必须要接收到最一手的真实的观后感,才知道自己的作品是什么样子。”

有时候在创作中看着他们犯错,段奕宏也着急,也会马上调整自己的心态。“我反省自己,那些执念就是他们,他们必须经历,我也必须经历,我试图用过来人的经验去改变他们不也是一种执念吗?”

当时再棘手的情况,也没有让段奕宏失却过耐心,他反而在那个碰撞的过程中感受到一种“ 无比的放松”:“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,很感动,那种感动是,我跟自己说:老段,你还得进步,你还得持续燃烧。”

别人都以为他是去给予的,只有他知道,自己是去找“火源”的,是去“抱团取暖”的。“理想给我们带来这种可靠性、踏实性和持久性。”

段奕宏总在警惕着什么。“我不能痴迷于我所带来的些许在别人眼里的成就,我也不知道这个成就的具象是什么,只有这样,我才能有一个不断追求创作的动力。”

由他监制并出演的《双探》眼下也已经箭在弦上了,我问他对此的期待到底有几许,他只说,个人的成败早已经不能满足和打动他。“我已经不再在乎一个作品能满足我自己多大的表演空间,我更在乎一个剧本的表达空间,核是什么?它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价值?利己远远不如利他有意义。”

段奕宏

Q&A:

你会很乐于为角色“吃苦”或者享受“吃苦”这种状态吗?

段奕宏:我不瞒你说,我真的不愿意吃苦。但为角色吃苦这东西是我觉得,我已经诚然接受,想达到一个理想的人物状态,我的笨办法是必然要去经历和经过的。不折腾、折磨自己,花时间去积累沉浸在里面,我是根本不可能达到一个近乎于脱胎换骨的表演的。所以我只是在选择的前期非常纠结,而一旦下定主意选择这个人物和这个工作,就会面对和接受一切。

所以你是聪明的?

段奕宏:我怎么聪明?我也许错过了很多。

“我不想为角色吃苦”—我还是不太理解这句话。

段奕宏:我不能不为角色吃苦,但我又不是心甘情愿的,每次为了角色肝脑涂地的时候,我都问自己,我干吗?至于吗?就在心里骂自己,非要这样吗?可是在那样创作的场景里,我又根本感觉不到吃苦的困难性和危险性,都是等冷静下来之后,又有些后悔。上了那个弦之后,不这么去做,就不是我,可是卸下工作,我想想,我疯了吗?

所以,拍戏时候的老段跟现在坐在这儿喝咖啡的老段是两个人?

段奕宏:当然是两个人,真的是两个人。好矛盾,所以我选择一个东西特别难。我知道自己的那种德性,那种挣扎,不舒服。但不挣扎又不是我。

所以我能这么理解吗: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你的人生就是在“是我”“不是我”的反复中度过的?

段奕宏:对,我想要的不是我想要的,是我想干的,但我不想那么干。就这么反反复复,可能这样,我才是完整的吧。

 

摄影:尹超 / 监制 & 策划:葛海晨 / 执行 & 造型:阴博文 Blair / 妆发:周钰 / 采访、撰文:吕彦妮 / 助理:白告、孟凡琦

太阳城申博娱乐城 www.sb88.com xpj91.com 885msc.com msc79.com
申慱管理网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注册最高洗码 申博娱乐总代理最高佣金 菲律宾申博电子游戏登入 手机版百乐家
申博娱乐官网掘金 太阳城申博138开户 申博投注线上 申博138线上 申博sunbet充值
www.878.net怎么充值 申慱太阳城官方现金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入 老虎机游戏最高占成 太阳城大陆总代理最高占成